咨询热线400-836-1001
宝贝基因,即BaoDNA,以儿童为核心,集生命科学、社会学、遗传学、心理学一身的独立的品牌公司。诞生于第一家专业做儿童基因领域技术服务的公司。隶属于我的基因生物集团旗下。

儿童基因

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基因

贺建奎,你欠我们基因从业者一个诚意的道歉!

发布时间:2018-11-29 21:19:23点击量:

据宝贝基因了解,11点30分,在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内,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人类胚胎编辑”分论坛开始,早上7点多就赶到会场的大多数人此时都在等一个人出现,此前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这个人不会露面了。

贺建奎,你欠我们基因从业者一个诚意的道歉!(图1)

但在12点50分,这个名叫贺建奎的人登上了会场的舞台,熙熙攘攘的会场顿时安静下来。

上台的第一句话,贺建奎表示了歉意,“非常感谢,首先我必须要道歉。我的整个实验结果呢,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所以我必须要在今天这个场合,跟大家分享这个数据。”

紧接着,他又说道:“在这个会议开始两天之前,这个话题变得很火爆。这个研究,是已经递交了整个的伦理委员会来进行监管。我非常感谢整个团队做出的努力,以及对整个研究结果的一系列总结。同时,我也想要感谢我的大学,我的大学完全不知道我的这个实验。我也感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来进行研究。”

贺建奎口中的实验,正是两天前我们宝贝基因报道的他所宣布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是历史性突破,还是对伦理的漠视?

26日,也就是本届峰会开始的前一天,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用英文在网上发布了数段视频,在视频中,他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由于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HIV。

消息一经发出,迅速引爆了社会舆论,先是被称作“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的历史性突破”,但随即伦理、道德问题引发了人们对这一“历史性突破”的疑问,反对的声音逐渐占据了主流。

当天傍晚,除了宝贝基因(BaoDNA.com)的专家外,122位国内科学家在微博发布“科学家联合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从宝贝基因拿到的这份署名的科学家名单上可以看到,其中不乏来自中科院、清华、北大、浙大、复旦、麻省理工等院校的学者。

国外的专家学者同样也在事件发生后表示了担忧。伦敦大学圣乔治分校人类遗传学高级讲师娅尔达·贾姆希迪认为,这种有争议的研究对于预防艾滋病毒并非必要。“我们已经有很多方法预防艾滋病毒,也有很多治疗方法。我们也不需要通过进行基因编辑来防止艾滋病传染给后代,”她还表示,目前学界对于基因编辑的长期影响“知之甚少”。

而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显示,贺建奎在该医院申请了CCR5基因编辑科研项目,项目时间从2017年3月到2019年3月,包括该院领导黄华锋在内的7人签字同意了贺建奎试验“符合伦理规范,同意开展”。

据资料显示,这家医院的法人代表为林玉明,是“莆田系”代表人物,如此的医院背景引发了人们更多的疑问。

而贺建奎对于一切质疑的回应则是“坚信历史终将站在我们这边。”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国家卫健委表示了高度重视,并要求广东省卫健委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处理。目前,广东卫健委、深圳卫计委两级部门已相继展开调查,表态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另在昨日下午,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根据2003 年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 天,而本次“基因编辑婴儿”如果确认已出生,属于被明令禁止的,将按照中国有关法律和条例进行处理。

官方的态度此刻已然很明确了。

与此同时,所有该事件的相关方,都在迅速与贺建奎撇清关系。

负责伦理审核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回应媒体称,“医院和贺建奎没有过合作。该项目不是在医院做的,孩子也不是在医院出生的。”并表示申请书涉嫌伪造,已经向警方报案。

而作为贺建奎的工作单位,南方科技大学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看到贺建奎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该校深表震惊。并表示贺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至2021年1月。

声明中还强调,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据悉,贺建奎在南科大办公室的名牌已被拿掉,门口也被白纸贴上了提示,“请勿进入,后果自负”,并加盖了“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的公章。

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也紧急回应称,经核查,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从未立项资助“CCR5基因编辑”、“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等自由探索项目,亦未资助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在该领域的科技计划项目。

贺建奎最应该向谁道歉?

贺建奎成为了这几天舆论的中心,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而该事件最为重要的参与者——分别叫做“露露”和“娜娜”的婴儿,似乎都被大家忽略了。

尽管在今天中午的演讲中,贺建奎表示露露、娜娜已经健康出生,经过他们检测之后发现结果符合预期,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三次基因测序和全基因组测序都没有发现脱靶。但他同样说道:“发现了一个潜在的脱靶风险,距离其他的基因都很远,之前我们发现过这个问题,也告诉过婴儿的父母。”

所谓脱靶的风险,即修改了本不应该修改的基因,也会产生变异,然而这些“错误”是否可以通过基因测序的方法完全避免是不得而知的。潜在的风险也是风险,并不能代表百分之百不会发生,也就是说该风险会一直伴随着这个婴儿的成长过程,伴随其上学、结婚、生子。

即便挑选的“正确”胚胎发育成熟,可以抵抗的HIV-1病毒,但也是众多HIV病毒中的一种,而且随着HIV病毒变异,感染机制的改变,预防所有HIV感染是根本不可能的。并且由于CCR5受体与免疫系统整体相关,所以并不知道他们未来抵御其他疾病风险的能力、以及对他们其他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影响。

除去对两个婴儿的影响,该事件甚至让全人类面临未知的风险。因为基因编辑虽然是应对遗传性疾病的一个潜在办法,但这些修改有可能将遗传给后代,并最终可能影响整个基因库。

福建医科大学医学人文研究中心陈旻主任接受福建卫生报采访时表示:“基因编辑一般都是‘非做不可’才做,重大疾病没有其他治疗手段了,才对成人个体基因进行编辑。而对成人体细胞的基因编辑将随着个体死亡而消失。但对人类生殖细胞(胚胎)的基因修改将会代代相传。因此基因干预行为涉及人类后代重大利益。”

同时,随着后期两个婴儿的不可预知的结果,或使民众对基因从业者心生恐惧,严重影响了我们宝贝基因(BaoDNA.com)、我的基因(MyDNA.cn)等一批优秀企业造福于民的社会形象,透支了我们这个行业。

结语

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戴维·巴尔的摩在本届峰会的开场词中说道:“人类在利用新兴技术操纵世界人口的同时,切勿忘记《美丽新世界》中的警告。”

在那本书中所描述的2532年人类社会,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人的欲望可以随时随地得到完全满足,享受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不必担心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然而人性却在机器的碾磨下灰飞烟灭。

希望这一天不会过早地到来。

贺建奎,你贸然应用基因编辑技术,欠我们基因从业者一个诚意的道歉!


咨询热线:400-836-1001
地址:香港 上海 无锡 济南 武汉..  电话:400-836-1001  手机:18616256887
Copyright © 2012-2020 BaoDNA MYDNA INC. 版权所有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7081998号